北清智库案例
你的位置:首页 > 北清智库案例

疯狂的比特币,与之相关的三个命运故事

来源:      2017-10-15 18:25:46      点击:

 2017年5月12日,比特币成为了WannaCry勒索病毒爆发后黑客指定的支付方式,一波震荡之后,比特币维持了上涨的趋势,随后冲破了11000元线。 

        2017年8月17日,比特币价格突破了30000元大关,此时,国内ICO融资的活动如火如荼,投机炒作盛行, 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风险的通知,比特币跌幅超过10%,其他数字货币也出现全线下跌。

        2017年9月13日,中国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风险的提示。

        今天下午,据第一财经消息,监管已对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下定论:“全部关停,并于近期退出市场。”  比特币应声暴跌,截止目前,最低已跌至19597元。

        几小时前,据比特币中国消息,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将于9月3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

      36氪视频特此推出比特币纪录片《疯狂的比特币,与之相关的三个命运故事》

导演 | 傅托 袁梦

文案 | Rebecca

解说 | 京盛

       币市一天,股市一年,行情的剧烈震荡让比特币玩家时刻都在做过山车。在一轮轮暴涨暴跌的价格一次次刺激着人们敏感神经的同时,比特币诞生已经超过8年。

        2008年11月1日,一位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首先在《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中提出了比特币的概念:“我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新的电子现金系统,完全点对点,无需“可信第三方”。

        随后,在2009年1月3日他创建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区块,这一天,标志着比特币的诞生。中本聪在它构架的虚拟货币系统里制定了这样一个游戏规则:所有参与比特币游戏的人,约每10分钟进行一次算力竞赛,竞赛的方式则是让每个计算机通过穷举结果的方式去求解数学题,抢答成功者系统将会自动奖励50个比特币,总数每四年减半,抢答成功率与电脑算力成正比。

        由于这个过程与挖矿类似,所以得到比特币的过程也称为挖矿。

        早期的比特币只在极客圈中流传,2010年,比特币第一次实现了它的货币兑换意义。一位叫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1万个比特币换了两张pizza优惠券。

        随后,2011年,比特币被介绍到中国,一群热爱数学和向往自由的年轻人,开始在他们的小圈子里研究并传播比特币。

        2013年,比特币开始在中国繁荣起来,大家开始严肃的对待比特币这样一个事物,考虑它是否将来真的会流行,渐渐地有很多人出来创业,专门来做矿机和交易所。

        由于得到比特币的过程类似于算力竞赛,为了提高算力,2013年,第一批专门用来挖矿的ASIC矿机样机在深圳诞生。

        由于算力的不断提升,矿机的更新迭代非常快,此后,中国人开始涌入到这个门槛低却容易产生财富的行业中,堆满成千上万矿机的矿场开始出现在中国电价低廉的山区。全世界70%以上的算力开始集中在中国,大矿工们控制着比特币网络,而普通人想要单兵作战挖上比特币得花好几年的时间。

       与此同时,用于比特币与法币兑换的交易平台也开始繁荣起来。由于中国比特币玩家的交易量占到全球交易量的30%-40%,而比特币的价格在中国也经历了野蛮地生长,2013年之前,比特币的价格还不足200元,到了2013年之后,比特币的价格最高升至了8000元以上。

       随后,央行等五部委在2013年12月5日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应声暴跌,并在2015年后开始经历小低潮。2017年,比特币的价格开始做火箭似的飙升,今年五月后,不到半年的时间,比特币的价格就从一万涨到了三万。

       在币圈一些人眼里,比特币及其底层的技术是一套可以塑造未来的独立货币体系;在普通炒币者眼里,这是一种回报惊人的高风险投机工具,在一些传统经济学家眼里,它的繁荣景象不过是郁金香泡沫的又一次重演。

       正如大家对它截然不同的态度,接触比特币并投身币圈的人的背景也不尽相同。最早入局的有曾经获得过最高科幻奖银河奖的科幻作家,有刚毕业就掘到第一桶金的大学生,还有逃离传统制造业的电子商人。

       比特币来到中国七年时间,一轮轮繁荣与寒冬,入局与退场的故事在不断上演,在一个个或惊人或唏嘘的数字背后,是一条条被比特币改变并牵动的人生轨迹。

编导手记

        今天下午,据第一财经消息,监管已对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下定论:“全部关停,并于近期退出市场。”  这意味着在中国比特币与法币的兑换通道将被取消。

       不出所料,币价应声大跌,但炒币者们可能已经习惯财富又一轮的蒸发和缩水,或者已有准备。曾经,在2013年,当央行等五部委出台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后,比特币曾从6000人民币跌至900人民币,那是更为惊人的财富锐减,无数人黯然退场。

        但随着后来比特币市场的再一次繁荣,又有许多人陆续重新进场,而时不时地破历史新高的币价,则更让他们相信比特币的生命力。

        最初中本聪构想为独立数字货币体系的比特币,在中国被定性为虚拟商品,鲜少看到比特币的实际应用。而用比特币洗钱,勒索和操纵价格等非法经济活动则不断成为监管的忧虑。

        长铗是2011年比特币普及到中国以来最早接触比特币的一批人,和塑造小说里那个恣意汪洋的科幻世界的长铗不同,现实中的他并不健谈,面对镜头也略有拘谨。

        最早,当比特币未能转化成肉眼可见的财富时,长铗已经决定将自己未来的事业与这个曾被媒体盖棺定论为骗局的比特币联系在一起,“你喜欢一个东西以后,你会不是很在乎它是否升值,因为我已经决定从事这行,当时我其实已经知道自己肯定将来要出来做比特币的创业。”

        果然,在2013年,当许多人纷纷出来创业做收益可观的交易所和矿机时,热爱数学的长铗却选择了做论坛和资讯平台。他把自己在比特币产业中的角色定义为卖水, 当朋友劝他去做矿机时,他说:“我跟你的定位不一样,你去淘金吧,我来为你摇旗呐喊,做一个卖水者,卖水的一个任务也可以了。”

        如果将比特币产业链划分为上中下游,分对应着是比特币的生产、交易和应用。在比特币的生产环节,矿机和大量矿场的出现,吸引着一大批人加入挖矿这个行业。在交易环节,涌现的交易所创造着万亿交易量的惊人纪录。

        孙泽宇无疑属于运气好的那一类人,2013年,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下,孙泽宇购入了比特币,而这几乎改变了以后的生活轨迹。

        花了三万购入比特币后,比特币便开始疯涨,不久,他便赚得100万。卖出之后不到一个月,央行五部委便下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币价开始大跌,最低到900元人民币。但他由于自己的经历顺利成章的做了投资经理的工作-帮他人操盘炒币。和我们想象的狂热炒家不同,他看上去非常沉稳冷静,“ 我还是算那种比较稳健的,不是那么激进,并且能够相对来说稳定获得收益的那种 ”。他说。

        在中游的交易市场如此狂热的情况下,比起一些国家逐渐接受比特币的支付方式,比特币在中国的实际应用却鲜有可见,从2013年进入中国后,比特币在产业链并没有什么突破。

         没有应用的投机炒作,只会放大市场的震荡,中国玩家入场后某种程度上不断推高比特币价格,中国的交易平台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市场的风向标,一旦有风吹草动的监管消息就能导致比特币价格的暴跌甚至腰斩。

         而剧烈的价格波动和一些被夸张化的捞金故事,让这个诞生八年的事物不断被贴上骗局,陷阱的标签。

        比特币来到中国七年,市场反复的繁荣与衰落让一批批人离场又进场,一个月前,还有许多人高喊着一币一别墅,一币一宝马的口号,而不久前自监管的消息,则宣告着虚拟货币交易所时代将在中国正式结束。

        当场外的人目睹着一个个不断发生的暴富神话,场内的人则正在经历着他们浓缩了的,过山车似的跌宕人生。